1996年3月3日,那个喜欢叼着烟、喝着酒的玛格丽特·杜拉斯与人间告别,2014年4月4日,是她100岁的诞辰日。如果她活到了100岁,她是否会真的像《情人》开篇写的“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那样,更爱现在的自己呢?如果她还活着,她是否会再为自己点燃一支烟,随便写点儿什么呢?我们想,她会的。

杜拉斯的一生是不停创作的一部小说—酷热、暴风雨、酒精、狂躁、对线岁那年,杜拉斯遇见了一个中国男人胡陶乐(音译),帮助她家渡过难关,也成为她的第一个也是终身难忘的情人。这段情感往事埋藏了50年后才向世人吐露。1935年,21岁的杜拉斯在巴黎的法学院读书时非常漂亮,浪漫史不断。1939年,与她结婚的罗贝尔·昂泰尔姆是她前一个情人的好朋友,也是她一生信赖的兄长和朋友。1942年,她认识了迪奥尼·马斯科洛,觉得他是“美男子,非常美的美男子”。最后两个人都爱上了对方。半年后,玛格丽特引见迪奥尼认识了昂泰尔姆。接下去的10年之内,这两个男人先后离开了她,她依旧过着自己渴望的,充满爱情、欲望和激情的矛盾生活,直到70岁依然如此。她认识了不到27岁的大学生杨·安德烈亚,他成为了她的最后一个情人,一直陪她走完了82岁人生。

杜拉斯不仅仅是作家,她还导演过电影,比如《印度之歌》和《孩子们》。她写的剧本《广岛之恋》,更是电影史上的一颗明珠。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jrightstart.com/,法国

著名作家王小波曾经在文章中写道,“到了将近40岁时,我读到了王道乾先生译的《情人》,又知道了小说可以达到什么样的文学境界。凭良心说,除了杜拉斯的《情人》之外,近十年来没读过什么令人满意的小说。乔治·奥威尔的《1984》,还有些别的书,法国这些小说对我的意义都不能和《情人》相比。这本书的绝顶美好之处在于,它写出了一种人生的韵律。”

除了王小波,杜拉斯对中国年轻一代女作家的影响,尤为深远。尤其是安妮宝贝,不管是她文中直接提到杜拉斯的频率,还是她文章中充满句号的文本样式,都能看到杜拉斯的深刻影响。

哪怕你没有完整读过《情人》,对法国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写下的那些深沉、优美,放射出饱经沧桑美感的句子,你也一定不会陌生。斑斓多彩的传奇人生,摇曳多姿的个性文字,让杜拉斯已成为法兰西文化中独一无二的“杜拉斯标签”。特别是,自上世纪80年代,杜拉斯“走进”中国之后,就以独特的文学魅力,加上与“中国情人”的渊源,形成了对中国年轻作家群强烈的“侵蚀”,并在有小资情怀的一代年轻读者心中,打下“导师”般的深刻烙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