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多番征战终获波罗的海和黑海出海口,到兵败克里米亚和对马海峡,从苏联海军的空前强大,到俄罗斯海军的重新起航

历史上,俄罗斯原本只是一个不靠海的内陆国家。为了夺取出海口,俄向周边发动了一场又一场扩张战争,直至成为今天这样一个东抵太平洋、西至波罗的海、南达黑海、北抱北冰洋,拥有十几个边缘海、4万多公里海岸线的陆海大国。纵观历史,“建设海军、向海发展”一直是俄罗斯帝国不断拓展的座右铭。

13至15世纪,蒙古人的统治切断了俄罗斯与西欧的往来,使它错过了欧洲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商业革命,从而在各方面落后于西方。1480年莫斯科大公国刚成形时,俄罗斯还是一个与海洋没有联系的内陆小国。200年间俄罗斯几经努力,除北冰洋外仍然没有任何出海口,一年有四分之三时间要经受冰封之苦。“走向暖洋”因此成为世代俄国帝王的梦想,第一个称“沙皇”的伊凡四世就曾发出这样的感叹:“波罗的海的每滴海水都贵似黄金。”1682年,彼得大帝上台,这位颇具雄才大略的帝王在微服遍访欧洲后,认为“俄国需要的是水域”,要不惜一切代价打通与外界联系的出海口,方可富国强兵,赶超西方。他选择向南、向西扩张,希望通过打开黑海和波罗的海的出海口来改变俄罗斯的国运。然而在与土耳其和瑞典的较量中,俄罗斯屡次被拥有海军优势的对手击败,彼得大帝因此感慨:“任何君王,如果只有陆军,他就只有一只手,加上海军,他才双臂齐全。”

1695年,彼得大帝亲手创建俄罗斯海军。为了打造一支一流的舰队,他化名以一名下士的身份赴荷兰、英国、普鲁士等国学习造船、航海、数学等。彼得大帝的亲力亲为和远见卓识大大推动了俄罗斯海军的发展。1700年起,俄罗斯同当时的北欧霸主瑞典展开了长达21年的“北方战争”。1721年,瑞典向俄罗斯屈服,双方签订《尼斯塔德和约》,瑞典让出了其波罗的海沿岸地区,俄罗斯向西大大推进,控制了东波罗的海,赢得了第一个出海口。

随着彼得大帝的去世,俄罗斯海军经历了约50年的沉寂和衰败,打通南方出海口的任务留给了叶卡捷琳娜二世。作为一个狂热的扩张主义者,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名言是:“假如我能活到200岁,欧洲全部就会落到俄罗斯统治之下。”为了获取南部出海口,俄罗斯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进行了一系列战争。1770年俄海军在切什梅湾夜战中以微弱代价大胜土耳其海军,奠定了俄海军在黑海的优势。1771年,俄军攻占克里米亚半岛,封锁了达达尼尔海峡。1783年俄罗斯兵不血刃吞并克里米亚,并在塞瓦斯托波尔建立基地。1785年,俄黑海舰队正式成立。1788年,以“俄国海军军魂”著称的名将乌沙科夫在费多尼西岛附近指挥俄军分舰队击败5倍于己的土军,随后乌沙科夫率黑海舰队在1790年的刻赤海战、坚德拉海战中再次击败土耳其海军,并最终在1791年的卡利阿克里雅海角战役中彻底消灭了土耳其舰队,把俄罗斯在黑海的扩张推向极致。至此,俄罗斯终于打通了彼得大帝梦寐以求的黑海出海口。

正当俄海军在黑海、爱琴海节节胜利的时候,欧洲已然进入拿破仑时代,沙俄也参与了反法同盟。1799年,乌沙科夫指挥登陆队经过3个月的包围攻占了“欧洲最坚固的堡垒”科孚岛,从而夺取了地中海上的枢纽,捣毁了拿破仑向东进军的支撑点,有力支援了俄奥联军在意大利的作战。1807年,面对再次挑衅的土耳其,俄海军名将谢尼亚文率部在达达尼尔海峡、利姆罗斯岛海战中两次击败土耳其舰队。然而海上作战的胜利并不能使俄国掌握陆上作战的主动权,拿破仑的大军正在欧洲大陆纵横驰骋。俄国舰队胜利仅仅几天后,俄法两国就在提尔西特签订和约,把俄舰队在地中海占领的所有阵地让给法国和土耳其,以极其高昂的代价得到了暂时和平的喘息机会。

此后二十年俄海军遭遇极度艰难的时期,尽管俄凭借陆上优势赢得了拿破仑战争的胜利,但是海军却遭遇前所未有的贬低和忽视,直至尼古拉一世继位,海军才再次登上舞台。1827年俄国海军重返地中海,俄分舰队联合英、法分舰队,在纳瓦里诺战役中击败土耳其舰队,次年俄舰队对达达尼尔海峡和土耳其南岸实行封锁。1833年,俄舰队进驻博斯普鲁斯海峡,逼迫土耳其签订俄土密约,规定除俄国军舰外,禁止其他国家的军舰通过黑海海峡。俄罗斯这一举动让欧洲列强大为震惊,联盟出面干涉。压力之下,1841年俄国被迫在伦敦签订新的海峡公约,将到手的利益拱手让出。此后沙俄仍幻想与英国瓜分土耳其,但视海权如生命的大英帝国,并不想让俄国人分去一杯羹,俄英矛盾在这个地区已经无法调和,1853年爆发的克里米亚战争正是矛盾斗争的焦点。

1853年11月30日,俄海军名将纳西莫夫率黑海舰队在锡诺普湾海战中几乎全歼土耳其舰队,俄国眼看就要越过黑海海峡前出地中海。对此,英、法、土联军于1854年组成一支庞大的舰队驶入黑海,直攻克里米亚。此时,俄国和西方军事技术上的代差给了俄海军致命一击:俄军的木壳帆船根本无法同英法的蒸汽铁甲舰匹敌。俄军只得沉船堵塞黑海舰队基地塞瓦斯托波尔航道,把大炮卸下上岸,进行要塞死守。1856年3月,落败的沙俄不得不在巴黎签订和约,彻底放弃在黑海保有舰队和建立要塞的权利,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南下受阻后,沙俄随即兵锋东向,参与到列强对中国的瓜分中,并且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建立起实力强大的太平洋分舰队。甲午战争后,沙俄借口干涉还辽“有功”,强租大连、旅顺作为舰队基地,并将整个中国东北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这无疑触动了英、美、日等其他列强的利益。为了遏制沙俄,英国鼓动已经从明治维新和甲午战争中崛起的日本与其展开另一场血战。

1904年至1905年日俄战争中的旅顺口保卫战几乎成了克里米亚战争塞港保卫战的翻版,俄太平洋分舰队遭突袭后被封锁在港内,舰炮被搬到岸上防守。日本陆军经过5个月的围攻拿下旅顺港,全歼俄太平洋舰队。1905年5月27日,绕过半个地球前来增援的俄波罗的海舰队,在对马海峡遇见了早已恭候多时的日本联合舰队,经过两天苦战,俄舰队几乎全军覆没。此时,沙俄帝国本身也已病入膏肓,彻底丧失了海上争雄的资本。

十月革命后,海军建设开始恢复,到1941年卫国战争前夕,苏联海军已重建了北方、波罗的海、黑海和太平洋舰队四个联合舰队,还有四个河区舰队。

二战中,苏联海军主要以海军火力支援陆上作战,甚至直接组成海军步兵上陆行动,成了一支以陆上作战为主的“海陆两栖军”。战争期间,苏联海军一共派出了40多万官兵到陆上战场作战。他们组成40个海军陆战队旅、6个独立团以及大量的独立营和中队。此外,还有数十万人负责防守海军基地和岛屿并参加多次登陆作战。可以说,二战中水陆两栖作战的苏联海军虽然不是一支“海洋”型海军,但是它作为一支“陆地”型海军也为卫国战争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二战结束后,冷战迅速开启,随着苏联内外政策、军事技术和经济状况的变化,苏联海军发展进入跌宕起伏、飞速变化的阶段。战后头十年,苏联海军始终没有摆脱陆军附属的尴尬境地,本质上仍然是近岸防御型海军。赫鲁晓夫上台后,受其“核战争下海军无用”思想的影响,苏联海军水面舰艇建设遭遇重大挫折,但是却在核潜艇的发展上独树一帜、突飞猛进。

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中,苏联灰头土脸地从古巴撤回了战略武器。苏联高层重新认识到海军在争夺世界霸权中不可或缺的作用,下决心加速推进苏联海军的现代化。60年代以后,苏联加速建设进攻型远洋海军,在水面舰艇、航空兵,特别是核潜艇建设方面取得长足进步,苏联舰队开始出现在各个大洋上。1967年苏联成立了地中海分舰队,1968年成立了印度洋分舰队,1970年苏联海军在全球海域组织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演习。到70年代中期,苏联海军的远洋导弹核舰队急剧膨胀,140余艘核潜艇、60余艘大型水面舰艇和1100多架飞机的规模使其稳居世界第二位。1975年到80年代中期,苏联海军在原有基础上继续向着“均衡化”迈进,在航空母舰、核动力巡洋舰等大型水面舰艇发展方面再次突破,终于成长为空前强大的现代化远洋海军,成为让美国海军都不得不心惊肉跳的战略对手。

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任后,苏联战略发生巨大调整,从积极进攻转向战略防御,戈尔什科夫也被“请”下了台,苏联海军开始了战略收缩,海军的独立性、重要性也开始下降,海外军事基地和军事行动也开始减少,但在大型水面舰艇建设等方面取得了一定进步。

苏联的解体直接导致了海军的衰败,海军遗产被四散瓜分,新生的俄罗斯海军尽管继承了苏联海军的主体部分,但风光却已不再。1992年7月,新组建的俄罗斯海军正式易帜,1699年由彼得大帝亲自设计的圣安德烈军旗再次飘扬在新时代的俄罗斯海军舰艇上。俄独立之初,政局动荡、经济崩溃导致军费严重不足,大量海军舰艇年久失修。为此,俄罗斯海军将大量老旧舰艇出售,部队训练、战备大打折扣。同时,俄罗斯造船工业也受到极大打击。

进入21世纪,在普京总统带领下,俄罗斯在政治军事经济各个领域都逐渐企稳反弹,海军也重新进入发展轨道,北风之神级、亚森级核潜艇、戈尔什科夫级护卫舰、布拉瓦战略导弹系统等新型海军装备开始陆续下水或进入服役,光荣级核动力巡洋舰等大型装备进行了新一轮现代化改装,新一代领袖级驱逐舰也进入设计研发阶段。2014年12月,俄黑海舰队在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海军基地重组完毕,再次确保了对黑海的军力覆盖。近年来,经过“新面貌”军事改革,俄罗斯海军调整了体制编制、精简了指挥层级,特别是2014年以来为了应对乌克兰危机,海军训练、战备能力有了极大提高,战斗力大幅提升。

虽然成立仅仅二十余年,但俄罗斯海军的发展却经历了几个泾渭分明的阶段。叶利钦时期(1992年-1999年),俄海军遭遇极其惨痛的衰败,军舰大批退役、废弃、出售,港口和基地大幅减少,设施老化、大小事故不断,部队严重减员、士气低迷,战备能力和训练水平降至谷底。海军总员额由42万减至22万,海军舰艇总数由1700余艘减至700余艘,飞机由2000余架减至800余架。普京前两届总统任期(2000年-2007年),海军建设开始呈现“量减质升”态势,总员额减至14万,舰艇减至500余艘,飞机减至500余架。海军装备维修力度加大,战备训练活动大幅增加,但编制结构和指挥体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装备汰旧与换新未能同步实施。

“新面貌”改革时期(2008年-2012年),海军改革与建设基本同步推进,海军部队结构调整已基本完成,总员额减至11.7万,其中海军总部及舰队机关裁员50%,后勤系统裁员高达70%,领导体制、指挥体系、兵种构成、后勤保障模式等方面均发生结构性变化。海军武器装备建设全面展开,开始制定远景装备发展规划。普京再次就任总统后,“十年强军”计划开始实施,俄海军在武器装备、人员素质和战斗力水平等方面有了较大飞跃。

俄海军建军初期便确立了“近海防御”战略。在该战略指导下,俄海军战备活动全面收缩至周边近海海域,95%以上远洋战备活动停止;撤消了全部3个远洋战役分舰队和大部分海军基地;除核潜艇外,主要研发适于近海作战的中轻型护卫舰。世纪之交,俄海军战略调整为“近海防御、远洋存在”。受此战略指导,俄海军重新加强远洋战备训练和执勤活动,逐步恢复在世界大洋及重要海域的军事存在;装备研发经费开始增加、舰艇建造步伐加快,编制体制进一步优化。“新面貌”改革期间,俄军首次明确海军四大舰队的全球作战任务区域分工,并筹划恢复中断10年之久的战略核潜艇全球巡航。2013年俄海军重建地中海分舰队,并再次将触角延伸到越南金兰湾。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罗斯2014年出台了新版军事学说并拟制了新的2030年前海军学说,为海军建设发展指明了优先方向:一是北极、二是黑海。俄认为,在俄政治、经济手段乏力的情况下,从军事上加强对北极的控制,缓解美国及其盟国从东部和西部对俄形成的战略挤压,是俄比较可行的战略选择。新版军事学说明确将保护北极地区国家利益列入俄军和平时期的主要任务之一。克里米亚入俄,对俄国家安全尤其是海军建设发展带来重大影响。俄公开表示,将加强克里米亚地区和位于波罗的海的飞地加里宁格勒的军事能力。

装备老化落后、兵种发展失衡、信息化建设滞后,是俄海军转型建设中长期存在的“硬伤”。到2011年底,俄海军约78%的主战舰艇为1992年前列装,海军航空兵90%的飞行设备超过了规定服役期限。2012年这种状况得以改善,俄海军列装了近10艘各型水面舰艇,在建20余艘不同级别的水面舰船和潜艇,并着手加大对现役潜艇和水面舰艇的升级改造力度。2014年,受乌克兰危机触动,俄海军大量修复旧舰艇,同时全力加速新型舰艇的研发建造,有超过50艘的军舰和保障船加入俄海军战斗序列。一是重点推进北方和太平洋舰队2个核潜艇集群建设。亚森级现代化攻击核潜艇的首艘“北德文斯克”号和北风之神级的第3艘“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号正式交付海军。二是明确新航母建造计划。当前俄仅有1艘“库兹涅佐夫”号航母,部署于北方舰队,能够搭载20架苏-33舰载机、15架直升机和2架预警机,但一直没有形成有效的战斗力。下步俄将对其进行大修改造,搭载新型的米格-29K舰载机,承担训练和过渡任务。2014年10月,俄公开表示正在新建1艘通用型的航母,拟于2030年列装海军。三是发展新型驱护舰。俄计划定购12艘新型领袖级驱逐舰,其中6艘装备北方舰队,6艘装备太平洋舰队。22350型第2艘护卫舰“卡萨多诺夫海军上将”号2014年下水,在未来15至20年俄海军将装备20艘该型护卫舰。俄同时继续对3艘基洛夫级导弹巡洋舰进行维修和现代化升级改造,其中“纳希莫夫海军上将”号将于2017年完成改造并部署太平洋舰队。四是建造北极专用舰船。已开工建造的22100型冰级边防护卫舰首舰“海洋”号,将于今年交付。

1959年,卡斯特罗发动革命,建立古巴共和国,并带领古巴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作为社会主义“老大哥”的苏联,开始积极与古巴发展关系。为了制衡和威慑美国,波黑同时作为对美国在苏联邻国土耳其部署导弹的报复,苏联决定偷偷在古巴部署核导弹。

侦察到苏联的这一举动后,美国开始于1962年10月24日对古巴实施封锁。由16艘驱逐舰、3艘巡洋舰、1艘航空母舰、6艘补给舰以及150余艘其他后备舰只组成封锁兵力,在距古巴海岸500海里一线形成一道海上拦阻网,要求登临检查所有过往苏联船只。在美国压倒性兵力面前,苏联同意把已经运到古巴的所有导弹撤离出来,可谓颜面尽失。

遭受羞辱的苏联深刻认识到海军在争夺世界霸权中的重要作用,从此开启了苏联海军飞速发展的时代。

长期以来,苏联海军的基本任务是保卫苏联的海防和从海上、江河湖泊配合陆军部队作战。古巴导弹危机后,苏联领导人认清,要在全球与美国争夺战略优势,海军力量远远不足,必须调整陆海军种建设的投入,突出海军的战略地位。在随后的两年中,苏联海军的预算在国防总预算中所占比例由不足10%猛增至20%。为了保证海军建设经费,赫鲁晓夫甚至不惜削减航天项目的预算。在之后的20年里,苏联的海军建设突飞猛进。

赫鲁晓夫上台后,认为在核时代,战争的最终胜利是由双方核力量的当量对比决定的。这一思想体现在海军建设中,则表现为过分偏重和夸大核潜艇的地位和作用。为了迎合赫鲁晓夫的观点,苏联海军总司令戈尔什科夫提出“导弹化小型舰队”的建设思想,重在建立一支由装备导弹的小型舰艇和潜艇组成的舰队。但这一建设思想只是基于实施近海防御作战,要在远洋作战则明显力不从心。在古巴导弹危机中,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核导弹,而是常规兵力。苏联领导人如梦初醒,深感海军力量特别是水面舰艇,没有相当规模就无法夺取制海权。戈尔什科夫为此提出建立“均衡海军”的思想,即在大力发展潜艇航空兵的同时,相应发展水面舰艇。时至今日,“均衡海军”仍然是俄罗斯海军建设的重要原则和方向。

危机过后,苏联对单一发展核武器的思想进行了纠偏,但却仍然秉持核武器无可替代的思想,因此提出“对岸为主”的海军战略运用理论,力图通过海基的对陆核打击,达到威胁美国本土并与之争霸世界的目的。继赫鲁晓夫之后的几代苏联领导人,也一直将海上核力量作为发展和建设的重点。70年代末,苏联凭借强大的海上核力量,一度使太平洋的海上军事实力对比发生明显有利于苏联的变化。

古巴导弹危机彻底暴露出苏联海军畸形发展的现实。当时,苏联仅有一支“导弹化小型舰队”,而要远征遥远的加勒比海,这样一支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没有一支能在全球水域与美国海军相抗衡的强大远洋海军,就没有实力同美国争夺世界霸权。此后,苏联建设远洋海军的步伐大大加快,到70年代中期,已发展成为一支强大的全球性远洋海上力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jrightstart.com/,波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